第九章镜花水月(21/111)

天宗。安姬思。幽灵芝兰。就是眼前的少女,传闻中那个神秘莫测的魔门强势人物。“我们用这种方式邀请您会面也是迫不得已,”安姬思说道:“如果让圣殿得知消息,片刻以后这里就将成为修罗场,对于公爵自然也不是好事。”“这家赌场是你们天宗的?”我问道。“是,虽然赌场表面上是圣殿城一位大商人的产业,可实际上却由我们控制。”“恐怕这样的赌场还有不少吧?”“不仅是赌场,还有妓院、客栈、马行、船行、药铺、珠宝店等等,我们天宗在蒙思顿的产业绝对比任何人想象的还要庞大。利用这些产业,我们建立了大陆最周密精确的情报网络,这也是我们和圣殿周旋的最大资本。”我看着她,淡淡道:“你不怕我把这些泄露出去?”安姬思若无其事的道:“要真这样,我损失的不过是一家赌场。而修岚公爵却会因此少了一个合作者,多了一个可怕的敌人。何况,我相信您是不会做这种不智的事情,尤其是在圣殿对您已经产生敌视的情况下。”我哼了一声道:“合作者,和你们么?”“为什么不呢?”安姬思嘴角逸起一缕迷人的梦幻般微笑:“我们拥有共同的敌人,这是合作的前提。”“你是说圣殿?”我冷冷笑道:“它只是你们的敌人,和我无关。”“您杀死了区利南,圣殿会忍气吞声的放过您么?”安姬思淡然道:“而且,据我所知欧特皇子也对您不太友善。修岚公爵,您不过才到帝都几天的工夫,却开罪了蒙思顿最有权势的两大势力,今后的日子怕要步步荆棘。”“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漠然回答说:“似乎用不着你的关心。”“圣殿的敌人就是我们天宗的朋友,所有令圣殿如鲠在喉的事情我们都会去做,包括帮助公爵您。”“帮助?”我嘿嘿一笑道:“是利用吧?”“人与人之间本来就只存在利用的关系。在我们利用公爵您的时候,您何尝又不可以利用我们呢?”安姬思坦然自若的说:“关键在于彼此之间是否有利用的价值,这是我们合作的基础。”她的声音清冽飘渺,继续说道:“我们拥有庞大的地下情报网络,可以将触角延伸到大陆每个角落;我们有强大的经济实力,甚至比许多小国更加富有;我们有大地上最优秀的巫师,足以抗衡任何势力,这些难道不能令修岚公爵动心么?”我不屑的冷笑道:“既然如此,何必再来找我,你们单枪匹马不也足以踏平圣殿?”安姬思当然明白我话中的嘲讽预测推荐,她神色不变徐徐道:“如果我们真能踏平圣殿预测推荐,何必再蜷缩在黑暗中?”我逐渐感觉到眼前这个看似柔弱的天宗宗主高深莫测的城府和驾御自如的谈吐。“那么你们大可以联合魔门其他两宗预测推荐,为什么要找上我?”安姬思微微苦笑:“山宗、海宗与我们天宗的关系势同水火,没有横插一脚来打击我们就算不错,根本不可能再联合起来对抗圣殿。我们希望与您合作不仅是看重您击杀区利南所表现出的惊人实力,更因为您在宫廷中越来越不容小觑的影响力。这么多年来我们始终斗不过圣殿的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圣殿拥有蒙思顿皇室作为强大的后盾,而我们却一直见不得光。”“我明白了,你们是想利用我圣殿骑士团副团长的地位,借此打击圣殿?”“我们会动用所有力量帮助您在宫廷中站稳脚跟,如果您想收复比亚雷尔,我们也可以提供您所需要的情报和军事物资。如今您的存在已经是圣殿潜在的威胁,我们要做的就是让您更加强大。”“于是也将我彻底推向圣殿的对立面?”我冷笑道:“不要以为我是三岁的小孩,把你动听诱人的说辞都收起来吧,安姬思。”“即使没有我们的推动,您迟早也会站到圣殿的对立面。不是么,修岚公爵?”安姬思说道:“或许您现在还无法信任我们,但没有关系,圣殿会让我们走到一起的。”她说的对,我根本不可能就如此轻易的相信一个来路不明自称是天宗宗主的少女,即便她本人的表现是如何的出色。在蒙思顿,我不能走错一步,为了实现我的宿命,我必须谨慎和小心。而且,我也不打算这么快就卷入魔门与圣殿的争斗中,现在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设法掌握圣殿骑士团的实际控制权——只有实力才是唯一的保障。“另外,作为初次见面的礼物,我希望您今后要小心马斯廷皇子。黑旗团幕后的主人就是他,这是我们内线花费了三年功夫才得来的情报。至于他为什么要驱动黑旗团来刺杀您,目前我们也不清楚。”我的心中一震,想起了那个查戈身旁的巫师,表面却丝毫不露声色道:“为什么告诉我这些?”安姬思回答道:“就算是表示我们的诚意和能力吧。”我站起身,淡淡道:“那么不妨让时间来验证你的话,现在似乎没有必要再谈论下去。”安姬思没有阻拦我,缓缓道:“我们会再见的, 贵州快3开奖结果查询修岚公爵。”“还是用这种方法么?”安姬思微微一笑道:“或许还有其他更加好的方式。不过如果您需要见我时, 河北11选5可以到这里找邓维, 河北十一选五他会用最快速度联络到我。”我点点头, 河北11选5投注技巧走出屋子,身后的安姬思在门被打开的一瞬已经消失。仿佛从未来过,了无痕迹。“那位漂亮的小姐是谁?”德博一路上不停的纠缠着这个问题。我坐在马上,身后是尤里鲁、罗伊和安鹭笛,每个人兜里都多了不少刚从赌场赢回来的金币。“你没必要知道,”我冷冷回答。“那她为什么找你,还弄的这么神秘?”德博不死心,又问道。我不耐烦的瞪他一眼道:“我有必要告诉你这些么?”“当然有必要,”德博一挺胸脯道:“因为我们就是不说翡雅的关系,也应该是最铁的朋友。”“朋友?”我的笑容充满不屑和轻蔑:“我们什么时候成为朋友了?”德博少有的认真道:“修岚,虽然你这个人外表很冷酷,也有些不近情理,可是我却知道你其实是个好人。在红石城被黑旗团刺客刺杀的时候,是你出手救了我;在戈壁我们被黑旗团三四千人马围困的时候也是你不畏艰险,踏入死地行刺查戈;前些天你还救了我老爸,再有这次你明明知道是一个圈套,可为了我你还是来了。这些我德博嘴上虽然不说,可是心里都牢牢记得。将来无论你怎样,我都会毫不犹豫站在你身边,这是我作为你朋友的誓言!”看着他无比诚挚严肃的神情,我脸上的笑意渐渐淡去。他是认真的。这是我第一次听见有人这么评价我。可是我在他心目中真算是好人么?他算是我的朋友么?我突然觉得一阵茫然。脑海中忽然有一个声音冰冷的低吼道:“不要相信他,人类都是愚昧不守信义的骗子。他只是因为你有利用的价值,这个世界根本不存在朋友,那不过是个引你走向灭亡的深渊。不要听信谗言,不要忘记你的宿命和野望——”幽灵一般的声音盘旋在我的脑海中,我的目光不知不觉变的冰凉而不带感情。是的,不要相信世人,包括德博。这个世界只有利益与贪婪可言。看看今天的蒙思顿,不正是这样?为了皇位,父子猜忌,兄弟睨墙,预测推荐即使是号称圣道守卫者的圣殿也不过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我能够相信谁?我又何必相信谁!一缕诡异的冷笑逸起心头,我漠然望着德博,没有一丝感触。蓦然,心中警兆乍现,听到身后尤里鲁的惊呼:“主人,小心!”剑气!肃杀凌厉的剑气,甚至超过区利南带给我的压迫感受。更加可怕的是在它发动前,我居然丝毫没有察觉。这是第一次有人能够躲避过我的灵觉,而他会是谁?暗黑能量应运而生,几乎在间不容发中我飞身离鞍,犹如一羽鹰隼融入黑夜中。“嚓——”亮丽的剑光从脚下掠过,带着沁人的寒意。只要慢上一线,我的双腿就要永远留在这条岑寂的街道上。“唿——”来人毫不停留,轻盈的横飘过街道,湖兰色的身影飞翔在夜风中。我的心头一动,依稀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有刺客!”这个时候尤里鲁等人才刚刚拔剑高喊,而那道湖蓝色的影子却已经飘落在一栋屋宇的房檐上。凌风轻舞,姿态曼妙不可方喻。又是第一次,我看见如此美丽优雅偏偏不带一点霸气的杀招。“在这里等我!”我抛下一句吩咐,身形在落地的刹那迅速弹起,扑向那道湖兰色的影子。冥冥中,有一种奇异的念头促使我毫不犹豫的追踪下去。湖兰色的身影仿佛海风一般飘拂过层层叠叠的屋宇,城市在我们的脚下不停的后退。我与她始终保持着十米左右的距离。起初或许是他有意为之,而后来却是因为我们的速度几乎同样迅捷,无法改变彼此间的距离。“唿——”他的身形蓦然降落,跃入一座空旷的院落中。我如影随形追了下去,此刻他却在不远处悠然站定。“镜月公主?”我低沉嘶哑的声音回荡在院落里,经过方才的疾驰未见一点喘息。她回过身来,露出我一生见过最美丽的一双眼睛。目含秋水,眉隐远山。在她的秋波注视中,我恍然有一种梦里雾里的幻觉——这眼神是如此的熟悉,从我心底泛起一股热烈的渴望;但恍然间又变得十分遥远,仿佛阻隔了重山千年。而在她的双眼以下,一张薄薄的轻纱却将她所有的容颜收藏。惟有那高贵典雅的气质不可掩饰也无须掩饰的流露在夜色里,平添今夜的风景。不知为何,我脑海里又浮现出安姬思空灵淡漠的身影——也许只有她才能和眼前的人媲美。“我们又见面了,修岚公爵。”镜月公主的声音宛如仙乐,飘荡在我的耳际。“我只是没有想到我们居然是在这样的情形中再见。”镜月公主嫣然一笑,夜色顿时亮了起来:“你杀死了区利南将军,还想我怎么待你呢?”我的心少有的松弛下来,居然也微笑调侃道:“不要忘记了,你可是我未来的妻子,哪里有刺杀自己未婚夫的女人?”镜月公主露出娇憨的调皮神态,道:“那也要等你收复比亚雷尔以后吧,现在可还只能算半个。”这是一个厉害的女人,绝不比安姬思好对付。说起自己的终生大事她竟然如此的从容,好象是在谈论别人的事情一样,偏不露半点自己内心的想法。但不知道为何我却丝毫没有警惕和戒备,淡淡道:“其实你只是想引我到这里来,你刚才的剑式中不含丝毫杀意。”“算你说对了,”镜月公主双手负后,轻松的说道:“至少这里幽静一些,不会有人打扰。”“是说幽会么?”镜月公主若无其事的道:“随您怎么想吧,男人总爱自作聪明些。”我冷哼道:“女人也总喜欢自我陶醉。”镜月公主微微一怔,然后浅浅一笑道:“原来修岚公爵也会这么孩子气的和人斗嘴。”我不禁一醒,却无法解释为什么在她的面前自己变的放松许多,心境也宁和起来。一阵凉爽的清风吹拂过,轻轻卷起她的湖蓝色衣襟,就仿佛是一位随时御风飞去的仙子。月还虚空。心境无波。我暗自整理思绪,神态恢复平静道:“说吧,为什么把我引到这里来?”镜月公主轻轻叹息道:“因为我想知道,你究竟为什么要来蒙思顿?”“你认为呢?”“在别人眼里,你也许是因为国破家亡才不得不托身蒙思顿。可是我觉得你的用心绝不止借帝国之力收复比亚雷尔那么简单,你究竟是想做什么呢?”我静静注视着她,心中泛起一线杀意。不过很快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我清楚凭借我现在的实力还没有把握杀死她,只会引来更大的麻烦。于是我微微笑道:“没有想到我的到来给公主带来这么大的困扰,或许只有等到我复国以后才能令你前疑尽释了。”“但愿如此,”镜月公主悠然道:“曾经所有人都以为比亚雷尔的修岚王子是一位热情善良却修为一般的青年人,可是如今的修岚公爵不仅击杀了达到圣骑士境界的区利南将军,更是心思缜密,莫测高深,难道这真的是失忆带来的变化么?”蓦然间,一股强大的气势迫面压来,几乎令我有种窒息的感觉。她翩然伫立,丝毫没有异样,却已向我迫出凌厉的剑气。我不动声色,体内的暗黑能量悄悄凝聚,漠然道:“我不明白公主您究竟想说什么?”夜风轻拂,月色似雾。我的衣襟猛然猎猎作响,脚下的细沙涡流般盘旋流动。镜月公主如梦如幻的眼神凝视着我,轻轻道:“为什么你突然变的如此强大,拥有旁人无法比拟的暗黑能量?为什么你绝口不谈复国,却泰然接受帝国圣殿骑士团副团长的委任?”我的脑海中灵光一闪,微微冷笑道:“你在怀疑我是魔门中人?”“无论你是或者不是,修岚公爵,我都希望您今后不要再去招惹圣殿。”“原来你们以为我来蒙思顿是为了对付圣殿?”我轻蔑的冷笑道:“不要忘记了,是区利南先惹上我。”“圣殿并不愿与公爵您为敌,区利南将军丧生于公平决斗,也怪不得公爵。”“如此最好。”我冷冷回答道。身上的压力陡然一松,镜月公主微笑道:“公爵的朋友来了,镜月告辞。”她的身影飘然消失在黑暗中,我竟不能窒碍她丝毫。院落外响起安鹭笛的声音道:“就在这里了!”雪电迅捷的越过围墙,回头朝主人低鸣。“轰——”我身后的一株古树直到此刻才蓦然拦腰折断,无力栽倒尘埃。我漠然望着扬起的尘土,心中微微有些沮丧。第一次,竟然有人迫使我完全落入下风。可当我凝目镜月公主先前站立的地方却不由得露出一丝笑容。月光下,无数细小的几乎难以看清的裂纹从她伫立过的泥地上朝四周发散,隐隐有紫色水雾冒出。原来她也同样必须借用外力才能消解我的暗黑能量。我并没有输给她。

  原标题:“因美国抗疫不力受损的中企可起诉美政府”

  今年1-4月,虽受疫情影响、行业下行冲击,但瑞立不仅实现了逆势飘红,而且仍保持两位数的快速增长,今年有望继续增长20%。

,,云南快乐十分
posted @ 20-06-04 07:39 作者:admin  阅读:

Powered by 江西11选5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